企鹅

写作5·1读作520活动的图
怪盗侦探梗[伪]
不喜欢🥕但总去偷的总统
最终都进了最原的胃里
侦探怪盗狼狈为奸,侦察界的黑暗时代[???

把最近吉最60分的图都发一发en
发现自己只会画小圆脸了

王最60分的图
主题是手指w
只是最原在做甜点之类的然后总统试味的小清新梗?

总统生日快乐!!!祝总统能每天开开心心的搞事情!
贺图什么的因为想按时祝贺于是没有上色[ni
强行加的最原,其实那是蜡烛从呆毛开始点燃[no
p1总统生日贺图
p2是画来交换的王最挂件n

【吉最】夏日

#群内国王游戏的点梗, 一个关于夏天的段子#

#文笔?不存在的#

#角色属于弹丸原作ooc属于我的#



顶着个灿烂到仿佛在嘲讽自己的太阳, 最原终一无力地看着自己手中那已经被水珠包围住的谈绿色冰棍。夏日的潮热也紧密地贴紧自己的肌肤,黏糊的感觉让最原有一种立刻跳进附近喷水泉那看上去十分凉爽的水池里的冲动。当然,这种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而且那水池恐怕也早已染上了夏日灼人的温度了。

其实一开始,最原是在图书馆中一边看小说一边避暑的。为什么最终会沦落到要在烈阳底下坐灼热的长椅并体验一次紫外线洗礼,这也只能问坐在最原终一旁边那个欢快地吃着葡萄味冰棍的少年了。

最愿一回想到当时对方在消失一会后大大咧咧拿着两根塑料纸还覆盖着冰霜的冰棍趁自己还沉迷看小说时突然贴在自己脸颊上吓得自己反射性叫了一声引起管理员的注意最终被赶了出来的场景,最原就感觉自己心脏好像绞痛了起来。

其实如果是普通人,只是这样还不至于会被赶出来,不过以当时管理员看到拿着冰棍的那位的脸后就立刻沉下来的脸色来看,对方恐怕是早已经被写进禁止入馆的黑名单里了。于是因为被迁怒了,最原也一起被赶了出来。

“最原ちゃん不吃吗,这可是我辛辛苦苦为快热晕的最原ちゃん买的哦!难道在生气吗?”
“突然被赶出来不可能会开心的吧...王马くん你以前是做了什么才会让管理员有那么大反应的?”
“にしし,可能是我的粉丝吧,最原ちゃん这是吃醋了吗~ 嘛,这是骗人的。如果最原ちゃん不想吃的话那我收下了哦!”

还没等最原做出反应对方就已经把头探过来咬了一口他手中的冰棍。


“唔嗯,,绿茶味果然不好吃呢,这可不是说谎哦!嗯?最原ちゃん你怎么盯着我看,难道你在气我吃了点你的冰棍吗?にしし,那~作为赔礼——”
“欸...?等,等等...!”

嘴唇传来了冰冷的柔软触感,随后一小块带着甜腻味道的物体被推入最原嘴里,舌头也被灵活地纠缠了起来。随着嘴内发生的激斗,那甜腻的物体也化成了汁液,留下了浓郁的葡萄味在嘴内扩散开来。

放过了最原那因为自己的举动而染上紫色的舌头,王马舔了舔最原嘴角处快流下了的紫色汁液。


“にしし,是不是很好吃,最原ちゃん。”
“...太甜了。”


--END--


夏天是个露·出·肉·体·的好季节,但我这种纯真的企鹅是不会写的_(:з」

一个意义不明的小短漫加最近一些很谜的摸鱼_(:з」沉迷摸鱼不可自拔然而并没有学会怎么画画

兔兔真好我爱兔子[笔芯]

【吉最】我与他在游乐园的一天

角色是弹丸原作的ooc是我的,小吉最原两都很ooc

剧情发展缓慢的流水账, 毫无逻辑文笔可言

只是想写写两人在游乐园玩让自己开心一下而已

写文新手第一次写文

以上是全部的警告_(:з」


正文

在因夏日的到来而湿热沉重的空间里,最原终一缓慢地睁开了双眼。轻揉了下依然带着睡意的双眼后,最原抬眸看了下放在床旁的闹钟,开始慢慢梳理自己还有点混乱的思绪。

看到时针已经指向已不算早的时间,最原隐约的想起今天貌似和人约好了要见面,于是便快速起身开始与往常无异的洗漱打扮。检查完并没有遗忘任何东西后,最原便打开了门,踏进了外面那已被炎热夏日征服的世界。

 最原一边走着观察周围被炎日光线扭曲了的景象,一边感叹在如此燥热的日子还会出门玩的肯定没几个是正常人。这么想着,最原想到了那位完全让人猜不透的邀请人。感受着皮肤传来因为夏阳的直接照射而引起的灼热感与夏日闷热的空气, 不免让最原脑海里浮起了这次邀请只是对方又一个让人气愤无奈的谎言的念头。

无奈地停止了关于这可能性的推测,最原老老实实地继续自己前往约定地点的路程。等到达目的地后,最原视线内并没有发现那抹紫色。从口袋里翻出手机查了查时间,确定了离约定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最原便静静地待在原地等着。

原本该是十分短暂的等候,却因为夏季灼人的温度而无限延长。当手机屏幕上的数字变换成约定中的时间时,视线内的风景与十五分钟前无异,依旧是被强烈日光照射而变得异常晃眼的苍白景色。 随着屏幕上的数字一次一次的变化,最原内心的无力感也随之增加。压下在内心慢慢翻滚起来的失落感,最原收起已经开始发烫的手机盘算着去附近的图书馆度过今天。 

“にしし,最原酱这是要去哪?”

欢快的声音打断了最原关于之后行程的思考。最原快速地转过头看向声音的源头。突然出现在最原身后的紫发少年正双手交叉在头后面笑的一脸灿烂的看他。

眼见最原只盯着自己没有给任何回应,少年笑嘻嘻地走到最原面前,伸出手在最原眼前晃了晃

“最原酱~该起床咯,不然我就只能抱着你去玩了。”

停顿了片刻,少年像是想到了什么般露出了个会意的笑容

“啊,难道是最原酱想被我抱着走路吗?那最原酱喜欢哪种抱法?难道是公主抱吗?にしし, 别看我这样我力气还是很大的,所以最原酱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哟。” 

最原痛疼地听着对方喋喋不休,开始思考如何阻止对方说出越来越离谱的话语。

“...被抱着走什么的并不需要,王马君”眼看王马小吉又要开口继续这个话题,最原着急地道出了一直在脑海里回旋的疑问:“王马君是路上出了什么事才会那么晚到的吗?”

“讨厌呐,最原酱。你心里明明已经推理出答案了还故意向我提问这种问题。”王马一脸无趣地撇嘴然后露出个委屈的表情,“我是因为睡过头了路上又严重堵车最终只能用自己的双脚跑过来见最原酱,所以才会迟到那么久的。跑了这——么远好累啊,最原酱居然不来安慰我。”

最原看着对方,快速整理已有线索。王马的脸虽然因为烈阳的照射与异常的高温而发红,但气息却十分的平稳,而且在自己等待的这期间根本没有看到对方从任何地方过来这边,想必对方比自己还要早到达,只是躲在了自己看不到的地方看着自己在苦等。推理出这个最有可能的结论后,最原只深深地感觉无力。

“...这是谎言吧,王马君”

“是谎言哦~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间吧,最原酱。再不快点的话,游乐园就要关门了。我可是超——期待和最原酱的约会的~”

“游乐园?所以我们这是要去游乐园吗?”

最原快速回忆当时被邀请时的场景,记忆里并没有对方提到去哪里的记忆。

“是的呦!说起约会的话不是电影院的话就是游乐园了吧。只看电影的话太无聊了所以决定和最原酱去游乐园玩啦。而且今天天气那么热肯定没什么人,就能更好的和最原酱过两人世界了!”

最原看着王马摆出一副严肃脸欢快地道出看似有理有据的理由, 只渐渐开始感到后悔答应对方今天陪他游玩。王马仿佛是发现了最原在想什么般,恢复了和往常无异的笑容

“所以啊,我们快点出发吧。去的太晚的话可就什么都玩不到了——不能白费最原酱辛辛苦苦的等待对吧?”

说完不等最原的回应,王马便牵起最原的手拉着他往车站的方向跑。

“等...等等啊,王马君”
“にしし,最原酱这就跟不上了吗?这样的话如果以后我这个邪恶的总统犯罪了侦探最原酱也永远无法把我抓住的哦~”
“...能在这种热天气一脸自在的奔跑才是不正常的吧?”
“毕竟我是总统噢~!”
“...这种事和是不是总统没关系的吧?”
“にしし,谁知道呢?最原酱可以猜猜是不是真的。” 

......

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期间,游乐园的门口慢慢地浮现在他们眼前。大门反射着光线的金属杆与被烈阳洗去了颜色的面板与背景让整个景色显得梦幻失真。

“喂——最原酱怎么又发呆了,这样的话会被丢下的哦!”
“啊...抱歉。那么我们去买票吧王马君。”

不知是如同王马所说的是因为酷暑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排队的人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于是没多久就轮到他们两人了。

买好票后最原与摆出一脸兴奋表情的王马走向了入口处。等他们进到里面后,便是个新天地。与外头不同,里面的人虽然还是不如平时的多,但还是十分的热闹。沉迷于玩乐中的人群都没有注意进来的两人,自顾自的继续享受夏日的乐园。最原观察着因为日光的洗礼而被模糊了脸孔的人群时,忽然就被王马拖着手往一个方向走去。

“最原酱,那边有个看上去好像十分好玩的东西,我们去玩玩看吧!”

挥了挥手中在门前拿到的游乐园地图,王马笑的一脸灿烂的指了指前方隐隐约约浮现的过山车。

“不...我就不用了..”

无力的拒绝被对方完全无视,随后最原便被王马拉着玩各式各样的娱乐设备。等他回过神来,玩遍了所有刺激类娱乐设备的最原已经精疲力尽地和一脸没事的王马坐在长椅上吃着刚买的冰淇淋甜筒。

“居然没有葡萄芬达味的,回家后一定要给这家店打个差评!”
“怎么想都不可能有那种味道的雪糕吧...。”
“真是的,最原酱真是没有梦想。”
“......” 

决定还是先无视对方,最原低眸看着自己手中即使在高温中依然维持着刚买时一样摸样的薄荷雪糕球。未受外界打扰的球体维持着虚假脆弱的秩序,最原明白只要自己轻轻地触碰了这层谎言,看似完美的球体便会开始加速崩坏,露出它最为原始的形态。

“...王马君。”

但就算不触碰,原本就已经开始崩溃的谎言也会逐渐破碎,所以...

“已经够了吧?” 

手中的绿色雪球最终还是抗拒不了高温滴落了第一滴汁液。

“嗯?最原酱是指什么?不想玩过山车什么的话我们下个去玩其他东西吧。最原酱想玩什么?にしし,难道是想玩回旋木马或者摩天轮吗?”

“...王马君,这里是哪里?”

“にしし,这里不就是游乐园吗?最原酱是又睡着了吗真是贪睡鬼。”

“这里是梦境...吗?”

“...真不愧是最原酱~最原酱是什么时候发觉的,这里不是真实世界的这个‘事实’?”

“从一开始,就觉得感觉到了违和感。正在确认是踏进这座游乐园的时候吧。正处于假期中的游乐园售票处不可能只有那么几个人排队,更不可能会有门外就几人而里面多人的情况,”最原抬眸直直看向了一脸笑意看着自己的王马“而且...王马君你一直在给我提示吧,从见面到现在。”

“にしし,我并没有给什么提示哦?不过...最原酱居然从一开始就发觉了难道陪我玩得那么开心都是装的吗?呜哇哇哇——被最原酱欺骗了好伤心——”

最原一边看着王马哭诉着关于自己的‘罪行’一边无力地捂住心口感觉突然好疲累。

“...原本想和最原酱去玩摩天轮的不过现在这样已经没机会了。嘛,毕竟我已经死了嘛~”

听到那句话后悲伤的情绪在最原的心里发酵着,对着面前的这个让人无法看透的紫发少年,最原心中甚至有一丝的愧疚。像是看穿了最原的王马停下眼泪一脸不满地站起身随手丢下雪糕走到最原面前伸出双手按住最原的脸直视他的那双淡金的眼眸。

“最原酱不必感到愧疚的哦,毕竟那都是我的选择,最原酱可不要为了抢风头连属于我的战绩都给抹消掉然后把一切都推给自己哦?那样的话太狡猾了!”

最原听到这句有些孩子气的话不知为什么原本无比压抑的内心忽然变得没那么沉重了。

“那真像是王马君会说的话...”

“にしし,因为我就是王马小吉啊~”

“嗯..确实。”

最原看着眼前属于自己梦境的虚幻身影与周围已经开始渐渐模糊的景色,竟感觉到一丝的不舍。

“最原酱真的该起床了哦。你不属于这个由谎言组成的虚幻世界。”

“不过啊~我想和最原酱坐一次摩天轮这句话不是谎言哦!”

“最原酱如果忘了这次的约会我会天天来最原酱的梦里让你睡不好觉!”

“にしし,刚刚那句是骗你的。”

“...再见了,最原酱”

“...等...”

逐渐模糊的王马小吉貌似还在不停的朝着自己说话,但最原已经听不清楚了。等最原再次睁开眼,视线内就只有自己卧房那空白的天花板。

END


 

 



 

后记:

在最原还沉溺在回忆梦境时,门外忽然响起了有点急促的脚步声。最原一脸迷茫地听着自己房门门锁传来了与铁丝碰撞的声响。没多久,锁开的声音在沉寂的房间回响,门被快速地打开,一抹紫色闯入了最原的视线。

“呐,最原酱,你家的葡萄芬达都是放在哪的?”

 真·END

 

 


[解释]

就是最原通关后回到现实后没多久太累了[]就失去意识,然后意思意思被人送回了家。这期间最原做了这场梦,他还不知道死去的小伙伴们也都醒过来了。所以看到那谁撬锁进到自己房间时是一脸懵的x。


把今天摸的乱七八糟的鱼发一下拉低平均值

第7p只是为了满足个人嗜好而已[]

继续感叹他们两真好[躺]

默默拉低tag的图品质平均

前几天看到群里很多人都在画挂件什么的

于是当时手痒随便弄了个草稿装作自己会画画_(:з」

今天太闲了于是就意思意思摸完这条鱼给自己拿去弄个徽章玩的